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從烏托邦到享受生活——中國音樂節十年

今年,在全國各地舉辦的大大小小的音樂節有近40個,音樂節已經成為現在城市年輕人戶外活動的主要內容之一。今年,正好是中國舉辦戶外音樂節10周年,10年來,它從無到有,並且逐步完善,已經變成非常重要的文化創意產業內容之一,尤其是,隨著音樂行業的萎縮,音樂節已經是唯一一個給這個行業帶來希望的形式,也變成人們欣賞音樂和生活方式越來越重要的組成部分。同時,觀眾也逐步認識到音樂節作為一種聚會方式,是讓人們在幾天的時間盡情去享受音樂、交流。與此同時,政府管理部門也從最初對音樂節的懷疑、擔心變成了理解與支持,才讓音樂節在短短十年內有了擴張式的發展。

1995年,記者在採訪崔健談到音樂節這個話題時,崔健很興奮地說:“我希望有一天搞一個音樂節,有上百萬人參加,大家聚在一起享受音樂,非常自由。”崔健甚至認為,音樂節就是一個烏托邦。那是15年前,當時中國人對音樂節的瞭解就是伍德斯托克音樂節,這場具有50萬人的聚會被賦予了很多神話,也是追求烏托邦夢想的搖滾樂手們所嚮往的樂園。事實上,崔健在當時被列入限制演出的名單中,更別說100萬人的音樂節了。

一度,在北京連續舉辦過北京爵士音樂節,但這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音樂節,它只能在劇場演出,而且當時觀眾對爵士樂的瞭解還很少,影響力很小,幾年後,爵士音樂節就辦不下去了。

直到2000年,北京迷笛音樂學校在校園舉辦了第一場音樂節,才正式啟動了中國音樂界的序幕。

當時迷笛音樂學校位於北京上地產業開發區,實際上在當時就是城鄉結合處,交通並不方便。在五一期間,當地農民工忽然看到有很多留著長髮奇裝異服的年輕人湧來,打破了這裏的寧靜。就這樣,當時以文藝青年、搖滾鐵托、城市憤青、閒散遊民、理想主義者、烏托邦分子為主的搖滾音樂節誕生了。從規模上講,第一屆迷笛音樂節參與的人並不多,兩天大約有2000人參加,從形式上看,它更像一個學校的彙報演出,參與的樂隊都是迷笛音樂學校的學生,包括後來有些名氣的樂隊舌頭、痛苦的信仰、木馬、廢墟、夜叉、幸福大街等30支樂隊。

第二年五一黃金週期間,迷笛學校舉辦了第二屆音樂節,觀眾每天增加到3000人,參加的樂隊有40支。“搖滾樂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這是當時舌頭樂隊的吳吞說的一句話,這句話也逐步驗證了音樂節主角是觀眾的變化過程。

從2002年第三屆迷笛音樂節開始,它真正走向戶外,在香山腳下,每天有將近4000人參加,參加演出的樂隊增加到50個。音樂節從此變成了年輕人在長假期間去尋覓的一個樂園。也是在2002年,在雲南麗江舉辦了第一屆雪山音樂節。現如今,熱波音樂節、西湖音樂節、雪山音樂節、張北音樂節、草莓音樂節……遍地開花。

但從當年的效果來看,無論是主辦者和觀眾,都沒有真正進入到音樂節的角色中,畢竟在此之前中國沒有戶外音樂節,觀眾的參與感還停留在到體育場館聽音樂會的狀態上,音樂節作為產業平臺的模式直到最近幾年才被主辦者真正開發利用起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