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永遠的知己

手機在床上,她在客廳的沙發上,她本不想接,但電話鈴聲不停地響,她只好起身去拿起電話。看了看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她不情願地接了電話,“我回來了,特別想看看你”。他!是他!是他滄桑而仍然帶有磁性的聲音。八年了,他去了上海,她與老公過著幸福而平淡的日子。這些年來,她認為那幾年的傷筋動骨的愛的疼痛,在幸福的瑣碎日子裏得到最好的醫治,愛的傷痕漸漸被平淡的日子已化為烏有。但聽著他熟悉的聲音,她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一個西餐廳,兩杯咖啡,幾樣西點一個果蔬沙拉,和過去不同的是這次沒有紅酒。燈光還是迷離,音樂還是那麼輕柔。半天他說:“你還好嗎?”“還好。”她的話不多,也不知道該問什麼。他拿出一個漂亮的手提袋,從手提袋拿出一個盒子,“這是一盒你喜歡喝的藍山咖啡。”然後又拿出一個精緻的首飾盒:“這是我從香港給你買的一條項鏈,看看你喜不喜歡。”她打開盒子,裏面是一條很漂亮的“心”形吊墜項鏈,她沒有拒絕他的禮物。“我過幾天就走了,明天是端午節,體育場有一個‘國際自駕車旅遊節開幕式演唱會’,我想讓你陪我一起去看,可以嗎?”他小心的問。也許是接受了人家的禮物,心裏有點過意不去,她點了點頭,算是答因。他握了握她拿著項鏈的手:“在上海的時候,好幾次忽然很想你,想給你打電話,又怕影響你的生活,我記得我說過,你是一個很善良的很能替別人考慮的女人,所以你一定能找的幸福,看著你現在的樣子,感覺到了你的幸福,所以,我不忍心再打攪你的生活。”她抽回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是啊,她如今是找到一個很愛她的人,寵她甚至有點慣她,但是八年來,她卻沒有那麼刻骨銘心的愛上他。隨著年齡的增長,她懂得了生活一定要對得起別人,對得起他的那份寵和愛。
  走出西餐廳,天已經黑了,路邊的街燈很亮,熙熙攘攘的馬路上有的三五成群,有的情侶相依,都在愜意的享受著寧夏夏天夜晚的涼爽。他和她既沒有牽手,也沒有相依,保持者不遠不近的距離慢慢的在路邊走著,時不時對視著相互笑笑,沒有過多的語言。回想那個時候都還年輕,對感情的渴望就是想彼此互相擁有,為了那份自私的擁有,曾經傷害了很多人。事過境遷,如今都已步入中年,對感情也有了另一種理解,心中只要有一份愛,一份恩情,彼此只需要一份牽掛和想念,又何必一定要擁有對方呢。
  臨別分手,他說:“我現在回到銀川覺得很孤單,就想你能陪我說說話,我的要求不過分吧?”她說:“怎會呢?,我們都步入中年了,但你懂我,我們也是難得的知己了。”
  其實,他們心裏都知道,愛如楔進傷骨的一根鋼針——時間長了似乎忘記了它的存在,但無論過了多少年,陰雨天的時候,那個地方就會隱隱作痛。愛過,怎能忘得了呢。
返回列表